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地方網站運營

互聯網也要反貪腐:巨頭家家都出過事

時間:2014-11-15 15:40:40  來源:創事記  作者:互聯網圈內事

 

  文/互聯網圈內事

  內部貪腐從來都是一個企業的心頭大患,根據專業組織注冊舞弊審核師協會的預估,欺詐和貪污涉及金額甚至可以達到一家公司總收入的5%至7%。很多人一直都認為互聯網作為新興行業是一塊“凈土”,因為它距所謂體制較遠從而受不良影響較少,再加上從業人群都是高學歷高素質人群,貪污腐化事件應該不常發生。可最近百度一舉揭發四起內部貪腐案件,頓時讓大家感嘆這塊“凈土”如今也被污染了。

  小內認為此言差矣,互聯網生來就不是什么“凈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各種人情往來就會有金錢的糾葛,同時互聯網行業在整個經濟體系里從來就和其他行業緊密結合,那任何所謂惡習陋俗隨著深入交往自然而然就會“傳染”滲透過來。今天咱們就來談談圈內發生過的一些令人深思的貪腐事件,以警世人。

  案例一:阿里“刮骨療傷”

  可以說,在整個互聯網行業內,電商領域的公司和錢走得最近,與其他行業聯系也最緊密。在業內幾家大型的電商公司里頭,貪腐的問題的確一直都存在。人在利益面前總是容易昏掉頭腦,哪怕企業價值觀建設強大到阿里這樣,人性的弱點似乎依舊無法克服。

  在2011年的2月份,阿里從一項獨立調查中發現有部分銷售人員為追求高業績,故意縱容或疏忽,從而致使部分外部分子進入阿里巴巴會員體系進行有組織的詐騙。為了維護公司“客戶第一”的價值觀及誠信為商之原則,阿里馬上就清理掉了千余名涉嫌欺詐的供應商并處理了近百名負有直接責任的銷售人員。馬云更是“揮淚斬馬謖”,阿里巴巴CEO衛哲和COO李旭暉因此引咎辭職。

  可這竟然只是揭開了阿里內部問題的冰山一角,隨著阿里內部整風運動的開展有更多的問題被揭發出來。尤其部分淘寶“小二”違規操作,牟取不當利益已經到了十分嚴重的情況,其中有些人甚至觸犯法律。為了肅清內部問題,阿里管理層毫不手軟,不但永久關閉相關網商的網店并將相關責任人交予公安機關處理。可淘寶“小二”的腐敗卻如韭菜一樣割一茬長一茬,呈現出開除不完、離職不盡的狀態。甚至到了2012年,聚劃算CEO閻利珉也因團隊內部腐敗問題被拿下。盡管聚劃算在其帶領下2011年營收總額超過了100億元,但為了推動聚劃算業務進一步健康透明、公正運營,馬云只有選擇“刮骨療傷”。

  憑借壯士斷腕地氣魄,阿里才捍衛了自己“客戶第一”的企業價值觀,保證了誠信為商的品質。但正如當年阿里在公告里所說的一樣,在目前的社會環境下,反腐防腐是個系統工程。阿里只有逐步完善自身的商業模式,保證住透明、公正的原則,才可以最大程度減少滋生腐敗的土壤。

  案例二:京東零容忍內部貪腐

  無獨有偶,電商老二京東同樣未有幸免于內部貪腐的困擾。早在2009年就曾有媒體報道京東商城采銷員工存在接受廠商賄賂、私自抬高進貨價謀取私利的現象。京東曾有某采購經理從供應商處高價采購贈品以謀取不當經濟利益涉案金額數百萬元,最終在2012年被公安機關刑拘。在同一年,曾鬧得滿城風雨的“吳聲事件”,背后真相也是直指當事人憑借自己的職權通過與他人秘密勾結獲取非法收益——媒體當時稱之為“食京生意鏈”,最后吳聲以“個人原因”離開了京東。

  劉強東對于這類事件從來都是零容忍決不姑息,哪怕是早在創業初期就跟隨他的老員工,貪圖小利的代價往往是一旦發現馬上開除,甚至可能整個團隊都會被開除。為了加強內部貪腐的預防和監督,京東在內部分工模式和制度等方面著力,在“吳聲事件”后更是啟動了高管輪崗等制度。可以說,京東為了貫徹“正”這個價值觀,同樣也是不遺余力。

  看來哪怕大BOSS如此強硬對待貪腐,可下面似乎有人陽奉陰違。一位自稱是京東北京倉儲庫房員工前不久是這樣描述自己境遇的:“聽聞劉總在大會上講對公司內部腐敗和假貨問題零容忍的堅決態度之后,我果斷在公司內部論壇發帖舉報我們庫房領導多次在上班期間出去喝酒,和主管評定績效不公平的事情。我認為作為一名劉強東員工有義務有責任來執行和落實劉強東講話精神,作為員工也應該把領導講話內容落到實際行動中。可發帖之后公司內部監察部于7月29日下來調查我舉報的問題,監察部剛離開后,HR就把我開除不讓我進入庫房了,理由是我舉報虛假,產生了負面影響。”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么京東內部的問題就不簡單咯。

  案例三:百度出動“廉政公署”

  說完了電商,我們再來看看業內另外一個“肥水領域”——搜索引擎。百度作為中文搜索引擎當仁不讓的領頭羊,如今已是國內行業三巨頭之一。龐大的企業自然會面臨包括內部貪腐在內的諸多問題風險,百度祭出的絕招是職業道德委員會,委員會由出身耶魯法學院的副總裁梁志祥專門負責,不少成員也是資深企業內審、警官、檢察官出身,如此強大的隊伍堪比香港的廉政公署啊。

  早在2012年,職業道德委員會就曾揭發社區搜索部、公共事務部、知識搜索產品市場部共計4名員工曾利用職務之便與外部人員勾結,對外人所提的刪帖、違規設定/撤銷小吧主等請求,私下進行了違規的有償操作。最后這四人均被開除處理,情節嚴重者受到了法律嚴懲。

  而日前被一鍋端的這四起內部貪腐,涉案人員包括了游戲事業部總經理、聯盟發展部總經理、搜索資源合作部負責人、品牌展示廣告部經理等諸多身居要職的管理人員。比起兩年前來僅是搜索部門員工涉案來說,似乎現在貪腐問題有擴大波及范圍。這些人拿著豐厚薪水和公司股票的人,面對利益的誘惑選擇了鋌而走險,實在令人不齒。

  從2011年起,百度就開始進行“陽光職場”行動,調查員工不法行為,同時對員工進行職業道德教育。這一活動持續至今,2012年和今年的郵件通報都可以視為“陽光職場”行動的成果。但時隔兩年,問題卻從搜索系統向多個內部系統蔓延,百度需要再接再厲,通過監管和教育真正的將制度化反腐落到實處,為自身的健康發展提供強力的保障。

  案例四:360的“一卡通門”

  除了百度之外,企業價值建設搞得紅紅火火的360也曾因員工貪腐遭遇危機。2011年,360受北京市市政一卡通公司邀請研究一卡通系統的漏洞進行研究并給出解決方案。可是,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工程師林某和楊某在發現北京市市政一卡通充值系統存在漏洞后,用自己的卡片試驗并破解了卡內芯片帶有的系統密碼,這意味著他們可以隨意改動自己卡內金額。

  在確認充值成功后,他們前往超市、影院等地點刷卡消費,總計1700余元。2012年3月初,問題被一卡通公司發覺并報案,警方通過追蹤嫌疑卡的消費記錄,最后鎖定了楊某和林某并將他們抓獲。360公司聞訊立刻就在微博上發布聲明向廣大網友道歉并將涉案損失先行賠付給一卡通公司。當時有網友評價說“技術好也得要有道德才行,不然用戶用他們的產品如何放心”。小內認為,如果互聯網企業不能有完善的制度,大量的從業年輕人在能憑借職權取得某些利益時一旦抵抗不了誘惑,受損失的終究還是企業自身。所以,在忙著各種大戰的同時,360或許該向同仁們學習更多地花功夫做好內部員工隊伍的建設了。

  案例五:亂象叢生的游戲圈

  要問整個互聯網行業內,哪個領域這方面的問題最為頻發和嚴峻,小內認為當屬游戲圈了。充滿著逐利的浮躁心態,導致這些年來有不少游戲公司內部都發生過嚴重的貪腐問題,盜賣游戲虛擬幣、裝備都比比皆是,甚至有的公司遭遇過員工盜取源代碼出售給不法分子開設私服的嚴重案件。

  2007年,巨人網絡就發生過游戲源代碼被員工私自出售的嚴重案件。程序員王川在離職時私自復制了公司旗下游戲征途的源代碼后,在網上以13萬元的價格販賣,幾經轉手后代碼以超過20萬的價格賣到了私服商人的手中。好在巨人很快就發現了他的不法行徑并向公安機關舉報,王川和賣家最后人贓并獲。王川最終被法院判決有期徒刑1年零6個月,為自己的謀私行為付出了嚴重的代價。

  那些盜賣游戲虛擬幣、裝備,乃至擅自修改游戲數據的行為,其實自從網絡游戲風靡起來后就未曾中斷過,無數的游戲青年們因為自己“游戲人生”最終被“人生游戲”了。但小內覺得游戲公司自身缺乏有效的管理機制以及員工建設為貪腐問題提供了滋生土壤,如果一個公司從上往下都是向錢看,風氣怎樣我們可想而知,出現謀取私利的人也就毫不奇怪了。

  如果以上這些問題都還在我們預想之中的話,那么今年年初發生的一幕就讓人啼笑皆非了。三名盛大離職人員成立的創業公司舉報前東家和荊州盛網網絡,指其在“打私服”的過程中,涉嫌敲詐勒索等行為。眾所周知,“私服”是指沒有獲得國家相關部門審批許可卻運營網絡游戲的公司或者個人,早在2003年就被認定屬于非法互聯網出版活動,應依法予以嚴厲打擊。盛大“打私服”是維護自身利益的行動,而“私服”一個重要基地就是湖北荊州。

  經媒體曝光,事情的真相是荊州盛網為了在“私服”這一地下非法網游市場中控制更多的份額,對不愿意接受“授權收編”并交納“收編費用”的私服以盛大官方的名義發布信息,進行威逼、恐嚇。盛大真是躺著也中槍,自身利益被侵害不算完,還攤上了這莫名的官司。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許多行業問題的根源其實都在一個利字,互聯網行業其實也毫不例外,所謂“一塊凈土”不過只是美好的預想罷了。互聯網從來都不是一個脫離現實社會的領域,它是依托于現實社會才拔地而起,先天就帶有著其他行業問題的基源,并且隨著和其他領域不斷深入地交往結合,沾染來了許多不良習氣。所以,請不要為以上的這些公司內部貪腐問題過于大驚小怪,因為它們病出有因,而且并不僅僅是互聯網行業的問題。

來頂一下
返回首頁
返回首頁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資訊
O2O觀察:愛鮮蜂如何做到一小時配送
O2O觀察:愛鮮蜂如何做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美人捕鱼送彩金